第04:副刊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标题导航
2019年05月15日 星期三 出版 上一期  下一期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骑龙巷往事 (组诗)
  达达

  ⊙骑龙巷考

  老排岭最不讲理的路名

  是骑龙巷

  易经说:亢龙有悔,飞龙在天

  有段时间我天天在骑龙巷里进进出出

  从无骑龙的感觉

  倒是脚下的石条路哦,被越走越硬

  转眼间,我已在骑龙巷

  混了半辈子余

  自己没有变成叶公画在墙上的龙

  却年复一年做着望子成龙的黄梁美梦

  ——骑龙巷名沿用至今一直未变

  ⊙六十年前始有骑龙巷

  骑龙巷有龙

  六十年一个轮回

  六十年前我们大多数人

  还是空气、虚无和尘埃

  日常的骑龙巷

  老辈们天天从骑龙巷上上下下

  孩子们天天在骑龙巷蹦蹦跳跳

  雨点儿从骑龙巷头淌到骑龙巷尾

  骄阳从骑龙巷瀑布般倾泻

  春风学会了爬阶梯

  扫遍骑龙巷

  六十年后这样的景象要重来一遍?

  换过新颜的骑龙巷春风依然

  而我们已成为看客

  ⊙石阶梯

  骑龙巷有条落差近百米的麻石阶梯

  仿佛一道凝固的瀑布

  从塘边一直倾泄到十字街鱼味馆边

  行人在这里上下了近六十年

  有人从童蒙少儒熬成了垂垂老者

  比从电影院走少绕一个大弯

  可就是这么一条显见的捷径

  大大缩短了我们抵达岁月终端的距离

  ——光阴已从旧排岭记忆切换到

  新千岛湖图景

  ⊙塘边

  骑龙巷顶端有口矩形池塘

  池塘边站立着一排排挺拔的冬青

  傍晚边我绕着池塘循环散步

  听过冬青树上的知了声和池塘的蛙鸣

  那时的日子多么缓慢

  仿佛池塘里的蓄水一动不动

  等到我厌烦了这种静好走进骑龙巷

  尘世的喧哗就扑面而来

  日子忽然快得令我们无所适从

  夏天早已不是童年的夏天

  ⊙慢生活

  有阵子,我在骑龙巷石阶上摆过地摊

  后来,这里摆地摊的人无数

  有阵子,我慢慢从石阶上往下走

  很多人,从我身边擦过不知去向了哪里

  我在骑龙巷默默生活了好多年

  直到羽翼丰满闯出骑龙巷外

  等到我回归,湮没在骑龙巷深处

  岁月的时钟被人上紧发条刻意拨快

  ⊙一种恍惚

  我在阳光下慢慢踱步

  即将逼近骑龙巷

  那个封闭了快三年的老巷子

  如今掀起盖头成为岁月的新娘

  而我仿佛是那个在人缝里钻进钻出

  讨喜糖吃的老顽童

  骑龙巷翻新

  我的身骨仍有时间之慢

  ⊙铁井

  离骑龙巷不远的塘边附近有一口铁井

  井沿锈蚀且破损了小半边

  它代表着一段我所不知的沉默野史

  后来又突然不知所踪

  铁井不是骑龙巷的铁井

  它早于骑龙巷存在,见证过龙的真伪

  从不咋咋乎乎

  ⊙站在骑龙巷脚

  站在骑龙巷脚

  修缮改建的高大建筑物

  扑面而来

  老巷子,新样子

  我有一坛陈芝麻烂谷子记忆

  可沽酒,可以旧换新

  啜饮过大地沧桑的人

  也啜饮过日月轮回

  站在骑龙巷脚,我曾是一个多情儿郎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城乡新闻
   第03版:特刊
   第04版:副刊
家乡,有一种野果叫“梦”
美哉 静山尖
摄影
编者按
骑龙巷往事 (组诗)
五月进入防御阶段
遗失声明
广告
广告
今日千岛湖副刊04骑龙巷往事 (组诗) 2019-05-15 2 2019年05月15日 星期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