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5:副刊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标题导航
2018年12月06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  下一期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腾飞的千岛湖
  余书旗

  祖国的发展真的是太快了,一眨眼的功夫,“哐当,哐当”的蓝皮火车摇身一变,丑小鸭成了白天鹅。高铁来了,高铁成了人们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之一。

  高铁来了,来到了我们的身边,从千岛湖到杭州全程只需45分钟,这不是在飞吗?

  早些年如要去趟杭州还真不容易,我家住汾口镇,去杭州,一东一西两条路都可走,东可到排岭(千岛湖镇)换乘汽车到杭州,西可到衢州换乘火车到杭州。

  汽车从排岭出发不久,便裹着一团尘土上了盘山公路。喘着粗气的汽车在那弯弯曲曲、千沟万壑的山路上颠簸着缓缓前行。旅客大多不敢直视车窗外,因为车窗外不是悬崖就是陡坡,让人胆战心惊。相对来说,往西到衢州换乘火车就平坦多了。但无论选择走哪条道,天蒙蒙亮从家里出发,紧赶慢赶,都要到天快擦黑才能赶到杭州。

  每当回想起当年乘坐绿皮火车时的情形,那份艰难,那份无奈,至今仍心有余悸。1982年的7月初,我因事去了一趟广州。记得是下午3点左右在衢州火车站上的车,因是从上海到广州的过路车,上车时已非常拥挤,想平稳站立都很困难。这种情况持续了8个小时,好不容易捱到南昌,南昌是大站,下车的人多,总算抢到一个座位。夏天,没有空调的车厢窗户大开,蒸汽机高炉房的煤灰夹着尘埃直扑车厢,当“哐当,哐当”的火车历经30多个小时终于到达广州站的时候,一车厢的人没有一个不是灰头土脸的。

  1989年下半年,我到江西峡江县出差,也是从衢州站上的车。这一次更糟,车上挤得可以用“无立锥之地”来形容。我和同伴在挤出一身臭汗后,终于在两节车厢的衔接处站稳了脚跟。紧挨着我们的,是一位六十几岁的老妇人和她的儿子,老妇人的丈夫早年随国民党的部队去了台湾,这次是儿子领着母亲去香港和父亲见个面。

  行不多时,老妇人毕竟年龄不饶人,站立不稳,一屁股坐在地上,儿子见状,慌忙把一个一直未离手的尿素袋包裹放在地上,给母亲当坐垫。母亲没有坐,对儿子说:“这里面是送给你父亲的火腿,怎么能拿来坐呢?”儿子无语。过了八个小时,火车到了南昌,本想有可能会轮到一个座位了,不料却丝毫没有发现有人准备下车的迹象,看来还得继续站着。可这两条发沉的腿提出了抗议,又酸又胀,没办法,只好学着别人的样,躺到别人的座位底下去休息一下。就这样,站累了,或像虾一样躬起身来躺着,或屈膝坐在地上。11个小时以后,经于捱到江西新余站,到站了,解脱了,但不知那母子俩还要捱到什么时候才能有个座位。

  往事随光阴荏苒渐渐地远去,只留在了记忆的深处而不会重现。今天,高速来了,高铁来了,很多以前做梦都不会想到的事接二连三地来了。听说高铁从千岛湖到北京最快只需五小时路程,中午还在北京全聚德吃烤鸭,晚上就可以到千岛湖鱼味馆品尝有机鱼头,真是难以想象。但,应该可以想象。随着祖国日新月异的发展,千岛湖的腾飞已不再遥远,或许就在明天,你又会有新的惊喜。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城乡新闻
   第03版:特刊
   第04版:部门聚焦
   第05版:副刊
   第06版:专版
   第08版:部门聚焦
腾飞的千岛湖
想起挑水吃的日子
金腰碧眸
把别人想得和你不一样
打工的变化
今日千岛湖副刊05腾飞的千岛湖 2018-12-06 2 2018年12月06日 星期四